如果我能坚持一下,那他就不会离我远去

2019-07-03 13:17:14

灯火闪烁,雪白的床单上,米琪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,她迷离着一张脸,一副陶醉样,这个情色的场面,有一处不太搭调,米琪手里紧紧地攥着手机。上床前,男人疑惑地问,你是不是要拍照?米琪说不是。男人问,那干什么?

如果我能坚持一下,那他就不会离我远去

米琪答,只想第一时间接通来电。男人哦了一声,抱住米琪,咬住她的耳垂,抚摸她的后颈男人在网上约米琪的时候,她坚持说不行,无爱的性是她所不齿的。男人劝她,试一试,很享乐的。

米琪不想享乐,她只想开解一下郁闷的心情。男人说,来吧,我会让你愉悦的,从心里到身体。费平也总爱说,琪琪,乖宝宝,咱愉悦一下吧。

禁不住男人的诱惑,也抗拒不了内心的彷徨。

米琪来了,走到门口,她有些后悔,徘徊了好一会儿,服务员以为她是卖身的小姐,撇着嘴,问找谁。米琪不知道怎么回答时,门里探出个头,模样还算周正,他一把将米琪拽进屋。

米琪觉得自己很不要脸,男人拽她的时候,她非但没害怕不说,还多了一种逃出困境后的满足,最让她觉得可耻的是,男人拥吻她时,她居然润泽了,而且还情不自禁抱住男人。男人受到了鼓舞,用脚踹掉了裤子。

吱吱吱手机振动了,男人的身体抖了一下,米琪急忙松开男人,耳边响起费平微弱的声音,米琪,我想回家

费平一定受了打击,只有受了打击的费平,声音才会如此。米琪推开了男人,扯过单子,裹住身子,站在窗前,柔声地说,好,想回就回吧。

米琪,我就在楼下。

等我。挂断电话,米琪弯腰捡地上的乳罩,内裤,男人见米琪要走,将她拦腰抱起,扔在床上。米琪瞪了眼,你再纠缠,我会不客气的。说着一脚踹过去,男人哎哟一声,眼睛冒出了凶光,你敢耍老子?!

我不是耍你,我老公回来了,我得回家。

男人不让米琪走,非要弄完了。米琪说不行,下次吧。男人说,到嘴的鸭子,怎么能飞。于是,他和米琪撕扯在一起,上下翻滚了几个回合后,男人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了。米琪会柔道,她用鞋跟敲了他的后脑勺。

米琪拦不到车,她疯狂地往家跑。三个月了,米琪等的就是这个电话,她想过很多次,只要费平回来,一切既往不咎,她爱他,不能没有他。

费平坐在马路牙子上,他的背影是那么的消瘦,米琪哇地哭出了声。

费平回过头来,他看到一个狼狈的女人,裙子撕裂,赤着脚,手里拎的一双高跟鞋,其中一只断了跟。要命的是,她满脸的水,分不清是汗,还是眼泪,还是鼻涕,额前的长发黏在脸上,在灯影下,异常的诡异。

我打不到车,怕你等急了,只好跑,裙子太窄,迈不开步,我把它撕开了,走到小区门口,鞋跟崴在了石缝里,断了,就光着脚。

费平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,他不说话,猫着腰。米琪一愣,转瞬明白了,爬上了费平的背。以前,她总让他背她,他瞪着眼,不行,让人笑话。说着拽着她,上楼。八楼,没有电梯,他们一边走,一边石头剪子布,三局两胜,确定谁做饭谁刷碗,每次都是费平赢。米琪不是白痴,她是让着他。

才上二楼,费平的脚步就慢了下来,呼吸也加重了。米琪蹬着脚要下来,费平就是不撒手,到了五楼,费平的身子有些晃,汗浸湿了T恤。米琪说,放下,歇会儿。费平执拗着,靠在楼梯的扶手上喘气。米琪用手擦拭费平脸上的汗,然后蹭在自己的身上,接着再擦,可是费平的汗不断地出,米琪的泪忍不住下来,滴在费平的头上,混在他的汗水里。

进门的时候,费平瘫软在地上,米琪摔了下来,费平冲着米琪笑,我饿了。

米琪爬起来,去厨房。米琪端着鸡蛋面进来时,费平在沙发上睡着了。米琪端详着费平,三个月不见,他瘦了很多,都露了锁骨,脖子也细长,呃,还有根黄头发,是自己的。米琪伸手去拿,费平醒了,他又冲她笑,饭好了啊,真香。说完坐起来,埋头吃,吃着吃着,就抽泣了。

那一晚,米琪和费平哭了几次,他们都记不清了,第二天醒来时,他们的眼睛都肿得像个桃子。

米琪没上班去,她在被窝里给领导打电话,说身体不好,能不能就此休年假。领导说可以后,她兴奋地在费平脸上舔来舔去。费平回应着米琪,给她热烈的吻。米琪身体贴过去,可费平的身子并不蓬勃。米琪失望了,动作随即慢下来,最后索性蜷缩在费平的怀里,一动不动

费平见状,咬住米琪的耳垂,给我时间好不好。

又是给我时间,费平和米琪相恋了10年,结婚3年后,费平有了情人,那个女人要比米琪年轻,打电话向米琪示威,要米琪让贤。米琪让费平选择,费平说从来没想过和米琪离婚,他和她只是生活中的一个插曲。

好,那么你们分开。

费平说,琪琪,给我时间好不好。

有了外遇,还要分手时间。米琪一气之下,把费平撵出了家。费平出了门,米琪就后悔了,她只是想吓唬吓唬费平,十多年的感情,打断了骨头,也连着筋呢,不是说分就分的。米琪给费平打了很多电话,他都不接,后来,听说那个女的回了老家,费平居然追随而去,悲愤的米琪绝望地玩起了一夜情。

女人的爱就是疯狂,没有原则。前一刻,米琪还发誓给费平也戴戴绿帽子,后一刻,费平来电话说回来,米琪的心便一下子就软了,没有什么比他回来更重要的。

好,给你时间。米琪一边回答费平,一边在心里劝慰自己,琪琪,你有什么等不急的啊,他都回来了啊,你要学会等待,体谅,容忍。

米琪和费平的假期,过得很丰富,他们重温了过去的生活,石头剪子布,确定谁做饭谁刷碗,可是无论谁输谁赢,费平都抢着做饭。吃完饭,去河边散步,杨柳岸晓风残月,这等美景,多适合情侣。九点,他们准时回来,走到楼门口,费平自动猫下腰,米琪爬上去。

啧啧啧多么恩爱,米琪被别人羡慕着。

费平没有食言,米琪给了他时间,他也给了自己时间,很快地放下了。10天后,费平主动地要了米琪,虽然动作上和以往不同,但这已无关紧要了。重要的是,费平在米琪的耳边喃喃地说,我爱你,爱你琪琪。

米琪幸福极了,以前让费平背自己,费平的脑袋摇成了拨浪鼓,说让人看到笑话。要他说爱她,他打死也不说,还说爱是一种体会,说爱的男人,其实更不懂得爱,真正的爱,是放在心里的。

费平变了。回归的男人更懂得爱,米琪深刻地体会到了,也看到了,费平为了公司,为了这个家怎么样地兢兢业业,拼死拼活,一杯一杯地陪客户喝酒,喝到出溜到桌子底下,吐血,输液,订单做完后,他送了米琪一辆车,以前他是反对女人开车的。

现在他真宠她。

三个月后的一个下午,费平开车,米琪坐在副驾驶座上望着窗外,树林茂密,山路崎岖,米琪说喜欢在路上的感觉,最大的梦想就是自驾去西藏,现在这个梦想也要实现。

可是,不对,费平的脸色怎么难看起来,车怎么飞起来

米琪只是擦破了点皮,费平死了,双腿压断,失血过多而死。警察说,费平把生的希望给了米琪,她才会安然无恙的。这段交通意外,上了报纸,通讯员在结尾很动情地说,丈夫把最后的爱毫无保留地给了妻子,多么伟大多么无私。

米琪成了新闻人物,不少人都发来慰问短信,劝她振作起来,好好地生活,延续男人的爱。米琪勉强地笑,她面对媒体,放心吧,我会好好地生活的。可是才过4天,事情发生了大逆转,没有人再同情米琪,都骂她是个坏女人,说费平死得不值。

刹车是被破坏掉的,破坏刹车的就是和米琪一夜情的男人,米琪在出发前,把车子送到车厂去检修,车厂老板刚好是那个男人,他认出了米琪,他恨米琪。那晚米琪打昏了他,仓皇离去后,没带上门,有个小姐正好没有客源,看到光着的男人,嘁哩喀喳地脱掉衣服,饿虎扑食般地趴在了男人的身上,男人就在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身上泄了火,传染上了艾滋。

男人在监狱里说,她让他生不如死,那么他就让她痛不欲生。

米琪不知道是该恨男人,还是恨自己。如果没有这一次情色事件,就不会有这一起车祸,米琪也就不会知道有关爱的真相,说不定,会幸福着和费平一起到老。

不是所有的回归的男人才更懂得爱。米琪一直以为费平对她所有的好,只是为了弥补,只是为了爱,可事实上并非如此。女人不要费平了,他失恋了,所以他们相见时,他哭得那么厉害。

从费平的伤来说本是死不了的,可深山里,很少过车,没有救援,费平失去了最好的救治时间,他握住米琪的手说,琪琪,我不爱你了,我为你做的一切,就是想让她知道失去我,是她最大的损失,我要让人人都羡慕你有个好老公腿没了,怎么还能做个好老公。

米琪以为费平这样说,是为了让她忘记他,开始新生活。事实并不是如此。米琪在网上看到了费平晒的幸福照,还有那个女的在他博客上的留言,平哥,我后悔了,失去你,是我最大的不幸。

女人对于爱情,要的是一种感觉;男人对于爱情,要的却是一种满足。米琪离开了这座城市,在火车上,她还在想,如果不赶走费平,就没有一夜情,没有车祸,没有所谓的爱情的真相,那么她现在一定和费平徜徉在西藏的红墙蓝天自云间呢!